太原热线,太原新闻网,太原综合新闻门户网站

热门关键词: 
热门TAG标签:

一季度书店线下零售同比下降一半多 店主:我对卖书这事儿绝望了
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20-04-13

  因为这场新冠肺炎疫情,全国70000多家实体书店集体被困寒冬。在疫情最严重的2月份,实体书店不得不面临量和营业额双双下降超90%的困境。有统计显示,2月初,超过99%的书店没有正常收入。

  随着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,各行各业都开始有序复工复产。但对书店行业来说,行业恢复进度显然不够快。与其他消费品不同,书店店主期盼的“报复性消费”没有出现,行业恢复依然困难重重。

  4月10日,出版行业平台中金易云发布的《2020年一季度数据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显示,今年第一季度,图书总量为36.5亿元,下降29.16%;线下零售同比下降53.71%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在过去的2019年,实体书店销售比2018年整体增长5.85%。

  重压之下,一些实体书店已经开始离场,更多的,开始考虑转型。

  线下零售53.71%

  有书店无奈离场

  《报告》显示,2020年第一季度,全国图书市场销售码洋共36.5亿元,比2019年同期下降29.16%。在36.5亿元码洋中,线上零售码洋24.5亿元,同比下降19.53%。馆配和团购市场,也同比下降三成左右。

  受疫情冲击最为最严重的,是实体书店线下零售。《报告》显示,一季度实体书店线下零售码洋为5.1亿元,同比下降53.71%。

  不仅如此,由于疫情期间大部分消费者被禁足在家,线下零售占比被严重压缩。《报告》显示,2019年一季度线上和线下销售占比分别为73.57%、26.43%。2020年一季度,这一比例变为82.87%和17.13%。由此看来,实体书店的在2020年一季度持续萎缩。

  从销售情况来看,今年2月,单向空间曾披露,疫情爆发后第一个月,整体客流量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。2月份,预计收入下滑80%。据每经记者向方所、几何书店、言几又等书店负责人证实,恢复营业初期,店内客流量和营业额均下降90%以上。

  所有实体书店中,容易被忽视但受影响最严重的,是高校校园书店。近日,中国校园书店联盟发布的《2020高校校园书店调查报告》显示,受疫情和高校延期开学的影响,99%以上的高校校园书店表示没有复工。

  为了求生,不管是大型连锁书店,还是中小型独立书店,纷纷开展线上营销,希望以此补充现金流。

  其中,线上营销声势最大的仍是单向空间。3月9日,单向空间创始人许知远联合5家独立书店,开启主题为“保卫独立书店”的直播。直播中,6家书店各准备了99元的盲袋,并由淘宝超级主播薇娅亲自带货。

  最终,这场直播带来了50万元。相比暂停营业期间的颗粒无收,算得上是不小的成功。不仅如此,单向空间甚至将直播做成了“第二人格”,于3月30日前宣布上线“单向LIVE”,并推出一系列线上直播栏目。

  但并非所有书店都有单向空间一般的粉丝号召力。实际上,由于客流量骤降,营业额惨淡,已经有实体书店难以为继,无奈离场。

  2月25日,浙江海盐的乌托邦书店发布称,将于5月1日结业。书店老板小童在公告中提到,“由于此次疫情影响,我们实在无力前行”,选择结业,是一种“”方式。但小童也说,曾想过无数次结业的样子,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种。

  即使背靠当当网,位于福州和烟台的当当实体书店也无力抵抗疫情冲击。3月8日和4月7日,福州东百当当书店和烟台当当阅界先后宣布结业。此前,当当曾计划3年内在全国开设1000家实体书店。

  高转化率难持久

  直播救不了实体书店

  “我对卖书这事儿快绝望了。”4月10日,在沈阳经营离河书店的孙晓迪告诉每经记者。但在1个月前,孙晓迪的心情完全没有如此消极。

  与所有实体书店一样,疫情发生后,离河书店也经历了暂停营业、线上营销和恢复线下营业的过程。

  暂停营业那段时间,孙晓迪和丈夫高明把线上营销做得有声有色。在一个只有400人的微信群里,通过发布荐书视频,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实现了超过6万元销售收入。

  离河书店线上营销的高转化率,曾吸引了广泛关注,也成为同行学习的榜样。但现在,孙晓迪最担心的是,给同行产生误导。

  400个消费者的购买力毕竟有限,仅过了一个多月,离河书店又陷入危机。“进入4月后,迎来低谷,老顾客买不动了,新顾客很难积累。”恢复线下营业后,期待的报复性消费并未出现。

  “离河书店没有自救成功,它始终命悬一线。”孙晓迪也清楚,她进行的线上营销算不上成功,“只是特殊时期的非常手段,说白了所谓的私域流量就是熟人经济”。

  其实,实体书店转型线上,转化率低始终是绕不开的问题。武汉物外书店创始人王毅透露,武汉封城期间,书店举办了4期线上读书会,每场至少200人在线参与,“也都有推荐书目和购买链接,但至今未实现销售”。

  “一家实体书店,指望着就此转型线上,是不现实也不理智的。”孙晓迪说。对于线上营销和直播带货,孙晓迪始终很清楚,“有在线上带货的流量和本事,我为什么不卖水果?”在孙晓迪看来,直播无法成为实体书店的救命稻草,充其量只能维护,吸引潜在客群。

 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,实体书店无力与电商平台抗衡。“电商平台可以满100减50,实体书店可以吗?”一位实体书店负责人说,电商平台可以打战,但实体书店显然打不起。

  线上营销常用的社群秒杀,也不适用于书店行业。“低价秒杀,让的是谁的,出版社还是书店?我不信是书店。”孙晓迪说。与电商平台不同,她不得不考虑每个月2.6万元的店租等固定开支。

  面对疫情冲击,有统计显示,80%以上的书店经营者开始考虑转型。但转向何方,仍是个未解的难题。

  在实体书店联盟“书萌”发起人孙谦看来,开设在商场、社区、景区等不同类型的书店,可以有不同的转型方向。“对于社区书店,可以转型为‘有书的’,利用图书来引流,增强顾客粘性,并以其他生活必需品作为产生经济效益的重点。”

  对于商场书店,孙谦建议,应与所在商场进行良性,“比如和商场合作活动策划”。“景区书店可以根据所处地理位置和顾客,开发自己的文创,而不能闭门造车。”孙谦说,此外主题书店则可以向行业上游的出版领域延伸。

  “书店是个古老的行业,虽然科技发展变化很快,但书店这个业态不会消亡。”孙谦说,因此,不用因为线上直播没了声音,或线下没有出现报复性消费就过度担心。“2月、3月都挺过来了,4月和5月会是慢慢复苏的阶段,我们要给书店时间,也给消费者时间。”

(文章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)